欢迎访问中南医学期刊社系列期刊网站!

首页 在线期刊 2024年 第37卷,第5期 详情

护理专业本科“循证护理”课程建设实践

发表时间:2024年05月29日阅读:210次 下载:337次 下载 手机版

作者: 王思婷 1 韦丽华 2 周薇 1 何凤 1

作者单位: 1. 广西中医药大学护理学院(南宁 530200) 2. 广西中医药大学附属瑞康医院心脏康复中心(南宁 530011)

关键词: 循证护理 课程建设 本科 教学改革

DOI: 10.12173/j.issn.1004-4337.202402040

基金项目: 广西中医药大学校级教育教学改革与研究项目(2019A019)

引用格式: 王思婷, 韦丽华, 周薇, 何凤. 护理专业本科“循证护理”课程建设实践[J]. 数理医药学杂志, 2024, 37(5): 398-402. DOI: 10.12173/j.issn.1004-4337.202402040

Wang ST, Wei LH, Zhou W, He F. The practice of "Evidence-based Nursing" course construction for undergraduate nursing major[J]. Journal of Mathematical Medicine, 2024, 37(5): 398-402. DOI: 10.12173/j.issn.1004-4337.202402040[Article in Chinese]

摘要| Abstract

针对护理专业本科“循证护理”课程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从教学队伍建设、教学内容改革、教学大纲和教材建设、资源建设、教学方法与手段、考试改革六个方面进行研究与实践,建立“循证护理”课程质量标准,改革课堂教学方法,完善教学设计,制定课程考核内容及方式,从而激发护理本科生积极探索实证的精神,形成循证护理思想,具备初级循证护理能力,为高级循证护理教学的开展提供科学依据和启示。

全文| Full-text

循证护理,指寻求当前最佳证据,结合临床经验及患者意愿做出科学的护理决策,并在具体临床情景中付诸实施,从而获得最佳照护结果[1]。开展循证护理是提高护理质量的重要手段,对培养护理专业学生(简称“护生”)的循证护理能力和促进护理学科良性发展尤为重要[2-4]。然而,护生在校获取知识主要通过传统课堂教学,对知识的认识较为被动与局限,从而影响了循证知识获取的科学性和系统性 [5-6]。目前,我国循证护理教学方法在课程中应用的研究大幅增加,但对循证护理学课程的教学研究仍较少,且大部分高校主要针对研究生开展循证护理教学,针对本科生较少[7-8]。广西中医药大学护理学院结合人才培养经验,对护理专业本科“循证护理”课程建设进行探索与实践,以期为建设有鲜明中医药特色的护理本科“循证护理”课程体系提出相应建议,并为高级循证护理教学的开展提供一定参考。

1 课程建设背景

循证实践作为一种理念和工作方式,能够改善患者结局,提高护理质量和安全性,被列为21世纪临床护士所应具备的核心能力之一[9]。随着循证理念在全球卫生保健领域的影响不断深入和扩展,循证护理理念也逐渐在护理领域渗透[10]。护生是护理人才的储备力量,培养护生将循证知识、循证证据应用于实际工作的能力已越来越被重视。有研究指出,护理本科生循证实践知识、行为均处于中等或偏下水平,目前很多高校在教学模式、方法、内容等方面进行了深入探索[5, 11-12]。美国护理学会和欧洲护士协会联合会将循证护理作为优质护理的重要内容,将循证护理能力确立为专业标准[12]。国内一项专家咨询研究显示,大多数专家认为“循证护理”课程应被列为本科护理教育的选修课程[13]。探索并实践护理本科“循证护理”课程建设体系是适应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对护理人才需求的要求,也是提高广大在校护生循证护理知识的重要途径。

2 课程建设面临的问题

目前,“循证护理”是广西中医药大学护理学专业三年制研究生的必修课及专业基础课程。2019年,广西中医药大学护理学院首次在护理学专业四年制本科开展“循证护理”选修课,旨在让学生掌握循证护理理论和方法,以应用最新、最佳的研究证据开展临床护理实践。本课程首次在本科生中开设,缺乏既有的课程方案,且无专门针对护理专业本科生的循证护理“十三五规划”教材,因此,本校使用的是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循证医学》规划教材。由于循证护理知识较为抽象复杂,学生又尚未进入临床实践阶段,缺乏临床护理相关知识,在学习过程中,其批判性思维和综合分析问题能力较为欠缺。

3 循证护理实践过程

3.1 课程建设方案

课程以护理专业本科大三学生为授课对象,探索本科循证护理人才培养模式,全面贯彻我国本科医学教育标准,引导护生建立循证护理理念,激发其探索实证的精神,初步具备应用循证护理知识和方法解决临床问题的能力。课程总体目标是基于广西中医药大学护理专业本科“循证护理”课程建设的实践,结合本科护理人才培养经验,对课程建设过程中的关键性问题进行综合剖析,根据当前护理职业需求和专业要求、护理临床科学研究特点制定课程建设方案,对教学内容进行整体优化,创建符合中医药院校特色的课程建设方案和教学方法,完成课程教学质量标准、形成评价方案、教学设计。

3.2 课程建设内容与路径

3.2.1 教学队伍建设

课程教学团队由护理教学经验丰富的护理专业骨干教师及有临床循证经验的带教老师组成,团队成员均参加了循证护理相关学习,初步掌握较先进的教学理念和教育资源。教学团队负责人参加了北京大学护理学院“Comprehensive Systematic Review Training Program”培训班进修学习并获得Joanna Brigge Institute颁发的结业证书;教学团队多次参加由复旦大学护理学院及北京大学护理学院举办的相关培训班;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于2021年加入由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JBI循证护理合作中心发起的循证护理实践联盟,获得循证护理实践联盟单位授牌。

3.2.2 教学内容改革

通过全面分析学生的需求和知识、能力结构特点,结合常见护理热点、难点,选择与护理临床密切相关的章节知识点作为授课的主要内容,最大限度将循证护理理念和方法融入护理实践中。教学团队基于护理领域和相关护士职业资格标准,改革课程体系和教学内容,根据护理专业服务的职业领域,参照临床护理专业要求,设计适应护理临床实践的模块化课程,开展教、学、做一体化教学。为突出“循证护理”课程的应用性和实践性,充分利用临床的循证护理实例,通过系列循证护理实操项目的训练,实现对护理本科生循证思维的初步建立和基础临床循证护理能力的培养。

3.2.3 教学大纲和教材建设

课程团队根据人才培养方案,编写了符合中医药院校实际和特色的课程建设标准。教学目标包括:①素养目标:提高学生的科研素养,培养学生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和探索钻研的精神,结合临床护理工作实际,树立以研究指导实践、以研究带动实践的观念;唤起学生开展最新临床护理实践的学习动机,使学生转变观念,运用批判性思维对临床护理工作现存的实践模式寻求实证,在护理实践中不断提升护理质量。②知识目标:理解循证护理的基本原则和步骤、获取证据的方法和对证据进行严谨评价的方法,检索循证医学常用数据库,初步识别系统综述与Meta分析,解读临床实践指南的步骤与制定方法,运用护理循证证据分析临床实践管理方法和步骤。③能力目标:使学生对开展“以实证为基础的护理”具备初步概念,能对公开报道的护理研究结果进行组织、整理、评价、整合、分类、遴选及有效利用,形成运用科学的思维方法解决临床实践问题的意识,建立起以循证证据指导实践的观念,将循证护理理念及方法融入、应用到护理临床实践和护理研究中。

课程共计32学时,其中理论教学24学时(部分理论课为课下自学,锻炼学生对循证证据分析、筛选的能力)、实践教学6学时、考评2学时。课程共分为8个专题,专题一为循证护理学的概述(理论教学):描述循证护理的基本概念、基本要素和步骤,比较循证护理实践的相关模式,让学生理解循证护理的目的和意义,以及从患者角度考虑问题的临床思维,用“以患者为本”的思想指导临床实践;专题二为循证护理证据分级体系(理论教学):界定循证证据和证据体的概念、证据分类及分级体系,阐述常用临床研究方案的概念及设计原理,使学生在护理临床工作中具有严谨的学习态度,识别证据分级,养成运用证据的习惯;专题三为循证临床实践(理论教学):界定循证临床实践的概念,阐述循证临床实践的方法与步骤,强调构建临床实践循证问题的注意事项,使学生在面对证据评价时能够结合循证护理问题的构成要素,将在护理实践中所遇到的问题转化为循证护理问题;专题四为护理临床研究证据的检索(理论教学):列举医学文献数据库的特点及其使用方法,阐述基于临床问题的证据检索要点,培养学生科学整理文献的兴趣,使其能够制定符合护理学科特点的检索策略、按照循证医学证据检索方法和步骤准确地进行证据检索;专题五为护理临床研究证据的严格评价(理论教学):阐述文献质量评价的基本要素,陈述随机对照试验证据的评价方法及其他常见研究证据评价方法,培养学生正确的循证科研思维,养成运用证据的习惯,根据循证证据评价的基本原则进行护理实例分析;专题六为系统评价和Meta分析(理论教学、实践教学):陈述系统评价和Meta分析的基本概念、步骤方法以及在护理临床实践中的应用,使学生能对Meta分析的统计分析过程及结果进行初步解释,通过Meta分析实操训练培养其钻研精神和严谨作风;专题七为护理临床实践指南(理论教学):阐述临床实践指南的概念,列举临床实践指南的内容,陈述指南的制定步骤和方法,通过实例分析认识在临床实践指南制定过程中,如何对证据进行严格评价及如何制定以证据为基础的推荐意见级别,能运用指南的构建方法学对临床实践指南进行评价,锻炼循证科学性和严谨性的科研意识;专题八为临床护理循证实践案例分析(实践教学):列举临床护理循证案例的特点,陈述临床护理循证案例应用的方法,在应用和分析临床护理循证案例的过程中培养实事求是的精神,能运用循证护理学应用的模式与方法分析临床护理实践案例。针对使用教材的章节设置与护理学科契合度不够高的问题,课程团队调整了部分教材的内容:①在介绍循证医学/护理学的概述后,重点强调如何构建循证问题,即在提出临床问题的基础上,指导学生如何将临床问题转化成可检索的PICO格式的研究问题;②在循证问题检索部分,教材强调的是检索与收集需求的证据以及证据的评价、分级,缺乏统计学方法相关内容,因此这部分教学给学生增加了上机实操演练;③循证性临床护理实践指南(制定、评价、应用)结合大量丰富的临床案例分析,增加“临床问题如何向循证问题转化,怎样转化”的内容,重点强化未来临床工作中要学会检索指南及应用指南来服务临床的思想。

3.2.4 课程资源建设

教学团队通过集体备课明确各专题的教学目标,立足教育需求和目标确定教学内容,根据教学质量标准,编选专题讲义及配套材料。基于教学设计,采用智慧树、慕课、对分易等现代教育信息渠道为学生提供教学视频、多媒体课件、案例资源库等学习资源,便于学生自主学习。系统讲授理论知识体系,根据学生的学习情况及时评估教学目标完成度,进而发布新的教学任务,持续更新教学视频和多媒体资料,满足学生自主化和个性化学习需求。

3.2.5 教学方法与手段

本课程教学注重理论和实操考核,以提高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和综合运用能力。教学全方位采用基于大卫·库伯体验式学习模型的BOPPPS六步教学法、启发式教学法、任务驱动式教学方法、案例分析教学法、自学辅导式教学法,以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提高其循证实践技能,同时结合学校开展的各项大学生创新创业活动、课外科技竞赛等组织模拟实操训练,提高学生对课程的学习兴趣和科研能力。

3.2.6 课程考评与考试改革

本课程建设思考的是对本科生创新思维有区分度的考评方式,立足与临床实际紧密结合,使课程结构紧绕护理专业要求和职业需求,增加能充分培养学生科研能力和临床实践能力的形成性评价体系。本课程评价由形成性评价和终结性评价组成,着重考察对学生基础循证护理能力的培养。形成性评价占50%,主要对教学任务布置、课后作业、课后科研活动考核、课堂考勤进行综合评价,终结性评价占50%,主要评价学生论文完成及分组主题汇报的情况。通过形成性评价考核学生对循证护理实践知识,包括证据生成、证据综合、证据传播、证据应用是否具有初步认识,能否识别系统综述与Meta分析,对临床实践指南的制定是否具备基本的思路;通过对论文及汇报的终结性评价,考察学生对循证护理基础知识的掌握程度。

4 课程建设实践效果

通过本课程的学习,学生对“以实证为基础的护理”具备了初步概念,形成了运用科学的思维方法解决临床实践问题的意识。2019—2020学年上学期,护理学院首次在护理学专业四年制本科开展“循证护理”选修课,受到了学生的热烈欢迎,每学期参与选课者达200余人,在学生评教活动中获得好评,学生对课程的满意度评高达97.5分。根据临床带教老师的教学反馈,学生进入临床后,选修了循证课程的护生能够识别出可以转化为循证护理问题的临床问题,对临床护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能够唤起寻求实证的科研意识,已建立起基本的循证护理理念,教学效果初显。

5 结语

通过“循证护理”课程建设的研究与实践,我校探索了本科循证护理人才培养模式,设定课程建设思路、明确课程建设内容与路径,为护理本科生树立了循证护理的思维理念,使其初步具备了应用循证护理知识和方法解决护理临床实践问题的基本能力,为中医药院校培养临床护理人员的循证知识提供了一定的借鉴和参考。课程建设过程中也存在一些不足,如引进的现代教育技术不够,尚未实现传统教学方法与多媒体教学方法的有机结合,下一步应着力建设并优化教学资源库;此外,由于循证护理知识较为抽象复杂,而目前使用的教材并不完全配套适用,因此,编写适合护理专业本科生的循证护理教材是课程建设今后需要思考并解决的问题。

参考文献| References

1.郝玉芳, 周芬, 李小花, 等. 依托循证护理研究中心培养学生循证护理能力的实践与思考[J]. 中华护理 教 育, 2021, 18(10): 875-878. [Hao YF, Zhou F, Li XH, et al. Developing students' evidence-based nursing ability relying on an Evidence-based Nursing Research Center: practice and reflections[J]. Chinese Journal of Nursing Education, 2021, 18(10): 875-878.] DOI: 10.3761/j.issn.1672-9234.2021.10.002.

2.王卫红, 钟贵良, 蒋芬, 等. TBL联合CBL在护理专业学位研究生循证护理教学中的应用效果分析[J]. 中国继续医学教育, 2022, 14(5): 51-54. [Wang WH, Zhong GL, Jiang F, et al.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TBL+CBL in the teaching of Evidence-based Nursing course for post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J]. China Continuing Medical Education, 2022, 14(5): 51-54.] DOI: 10.3969/j.issn.1674-9308.2022.05.014.

3.李琪, 马俊伟, 赵义妹, 等. 循证护理理念在我国护理学专业教育领域应用现状的可视化分析与展望[J]. 中华医学教育杂志, 2021, 41(2): 109-112. [Li Q, Ma JW, Zhao YM, el al. Visual analysis and prospect of the application of evidence-based nursing concept in nursing education in China[J]. Chinese Journal of Medical Education, 2021, 41(2): 109-112.] DOI: 10.3760/cma.j.cn115259-20200512-00742.

4.杨莉, 方金林, 叶红芳, 等. 护士循证护理能力与组织支持感对其创新行为影响的研究[J]. 解放军护理杂志, 2021, 38(11): 54-57. [Yang L, Fang JL, Ye HF, et al. Effects of competence in evidence-based nursing practice and perceived organizational support on nurse's innovative behavior[J]. Military Nursing, 2021, 38(11): 54-57.] DOI: 10.3969/j.issn.1008-9993.2021.11.014.

5.杨奕婷, 朱雪娇. 护理本科生循证实践能力现状及教学对策[J]. 护理研究, 2020, 34(11): 1944-1948. [Yang YT, Zhu XJ. Status quo of evidence-based practice ability in nursing undergraduates and teaching countermeasures[J]. Chinese Nursing Research, 2020, 34(11): 1944-1948.] DOI: 10.12102/j.issn.1009-6493.2020.11.015.

6.刘妍汝, 马俊杰, 王硕, 等. 实习护生循证实践能力与组织创新氛围、自我导向学习能力的相关性研究[J]. 循证护理, 2023, 9(8): 1438-1444. [Liu YR, Ma JJ, Wang S, et al. Study on the correction between evidence-based practice ability, organizational innovation climate and self-direct learning ability of nursing students[J]. Chinese Evidence-Based Nursing, 2023, 9(8): 1438-1444.] DOI: 10.12102/j.issn.2095-8668.2023.08.022.

7.宁艳花, 郭浩乾. 不同学历层次循证护理学课程设置及教学方法特征分析[J]. 护理研究, 2020, 34(24): 4441-4446. [Ning YH, Guo HQ. Characteristics analysis of curriculum set and teaching methods of "evidence-based nursing science" in different educational levels[J]. Chinese Nursing Research, 2020, 34(24): 4441-4446] DOI: 10.12102/j.issn.1009-6493.2020.24.026.

8.张凤, 武志远, 何电, 等. 循证医学课程基础和临床联合教学模式建设[J]. 基础医学教育, 2018, 20(6): 455-457. [Zang F, Wu ZY , He D, et al. The teaching model construction of evidence-based medical curriculum combined with clinical practice[J]. Basic Medical Education, 2018, 20(6): 455-457.] DOI: 10.13754/j.issn2095-1450.2018.06.11.

9.Belowska J, Panczyk M, Zarzeka A, et al. Promoting evidence-based practice-perceived knowledge, behaviours and attitudes of Polish nurses: a cross-sectional validation study[J]. Int J Occup Saf Ergon, 2020, 26(2): 397-405. DOI: 10.1080/10803548.2018.1489993.

10.胡雁, 郝玉芳. 循证护理学[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2: 17. [Hu Y, Hao YF. Evidence-based nursing[M]. Beijing: People's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 2012: 17.]

11.Song CE, Park H. Active learning in E-learning programs for evidence-based nursing in academic settings: a scoping review[J]. J Contin Educ Nurs, 2021, 52(9): 407-412. DOI: 10.3928/00220124-20210804-05.

12.Patelarou AE, Mechili EA, Ruzafa-Martine ZM, et al. Educational interventions for teaching evidence-based practice to undergraduate nursing students: a scoping review[J].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20, 17(17): 6351. DOI: 10.3390/ijerph17176351.

13.刘辉, 胡静. 在本科护理教育中设置循证护理课程的研究[J]. 中华护理教育, 2010, 7(10): 443-446. [Liu H,Hu J. Study on developing Evidence-based Nursing course in undergraduate nursing education[J]. Chinese Journal of Nursing Education, 2010, 7(10): 443-446.] DOI: 10.3761/j.issn.1672-9234.2010.10.004.